共享健身房 “搭车”互联网能走多远?

运动健身已成为都市白领的一种生活常态,然而传统健身房由于有规定的营业时间,加上不菲的会员和私教收费,让不少健身爱好者望而却步。针对这样的市场痛点,借助互联网的共享健身房模式正在兴起,相对低廉的会费、24小时营业以及自助式训练成为其卖点。但另一面,用户规模、盈利收入等方面的不尽如人意,成为互联网健身房持续发展的掣肘。健身房搭载互联网,跃跃欲试之中已然显露出勃勃雄心,然而,这样的方式能够走多远呢?

24小时营业的互联网健身房

家住黄浦区的李先生最近被一家健身房所吸引,热爱运动的他得知离家不远的汇璟广场要开办一家乐刻运动健身房,“无推广营销、199元办月卡、24小时全天候营业,这个确实感觉很实惠,让人有兴趣。”李先生向记者表示。

此前,他曾在一家健身机构办了为期6年的会员卡,共花费8600元,今年刚满一年之际,他又接到这家健身机构销售人员的电话,问他要不要再续费三年,如果办理的话会享有优惠只需缴纳2000多元就行。这通电话反而让李先生感觉不太好:尽管打着“优惠”的名义,但还有5年期的会员没用完,又来推销更久远的使用期限,“8年之后谁知道会发生什么,这明显是为了圈钱。”

据记者了解,目前乐刻运动已在杭州、北京、上海、南京等城市开设了门店,其中在上海已经开办了36家门店,其中28家已经正式营业,8家还在装修处理之中。

乐刻运动创始合伙人苏璐告诉《IT时报》记者,乐刻从杭州起家,由于杭州有许多互联网企业,不少上班族会加班到很晚,下班之后不少人有健身需求,但传统健身房一般在晚上22点左右关门,所以24小时自助式健身房的想法应运而生。

获客成本低 但用户数偏少

传统健身房,获客往往有两道工序:第一是销售人员拉会员,第二是健身房教练卖私教课,后者往往成为VIP会员。比之传统健身房,苏璐表示,互联网健身房主要靠线上获客,每家门店在开办之初都有一批种子用户,通过他们的用户体验进行口碑传播,从而为门店带来客户。“我们的获客成本很低,推出的月卡目前在北京、上海售卖199元,其余城市都是99元,实惠的价格对用户具有强大的吸引力。”苏璐告诉记者。

6月19日下午,记者来到乐刻运动丰庄店,这家门店分上下两层,楼下陈列了9个跑步机,楼上分为两个小间,一间摆放了训练器械,另一间是团操训练房。

店小二告诉记者,这家门店现在有会员300人左右,每天大约四五十人来健身,一般晚上19:00—21:00人数较多,会员只要自己用App扫码就能进行自助锻炼,无需管理员值守。

当天下午记者还来到附近另外一家互联网健身房“运动吧”,这家健身房的会员费用和经营时间与乐刻相同。记者在该健身房发现,仅有一名管理人员和一名健身者。管理人员告诉记者,门店现有100多名会员,每天大约有20多人来健身,报名私教的会员并不多,而且据他所知,运动吧健身目前只有一名健身教练。

苏璐介绍,一家门店通常要想获得盈利,会员人数维持在600—800之间比较合适,这意味着丰庄门店离盈利还有不小的差距,但她也表示,上海的门店开张时间不久,获客需要一个过程。

共享店为主 自营店为辅

199元月卡,几百名会员,这个收入来源很难支撑起一家门店长期经营。业内人士分析,尝试获取更多的会员,最终目的还是希望推广私教课。一家传统健身房机构的管理人员告诉记者,健身房的盈利大头是私教课,好的私教课一个月能带来上百万元的收入。

苏璐也坦承,会员费仅仅只是大众通用产品,在此基础上乐刻也在培育多元产品线,希望训练营和私教课能够为营收带来保障。据了解,目前乐刻的私教课是每节180元,运动吧每节220元,而传统健身房的私教课一般是每节360元。

传统健身房走的是重资产自营店的运营模式,投入成本大。苏璐表示乐刻运动健身房的主体是共享店,占比达到了70%以上。据悉,目前乐刻已签约130多家门店,包括自营店和共享店,主要做创业园区、居民区、写字楼、购物中心、星级酒店等类社区型地段。苏璐介绍,乐刻与这些品牌物业进行合作,对方需要一些配套的健身场所来提升社区人气和居民的幸福指数,提升物业的口碑和品牌效益,所以他们提供场地或器械,乐刻作为专业团队来开展具体的运营,双方实现共赢。

专家观点

市场还需培育 等待健身需求迸发

资深产业观察家洪仕斌分析表示,共享健身房模式很有吸引力,“市场是巨大的,但目前来看并未达到非常火爆的程度,我认为最大的问题是健身还不是一个刚需行为,”洪仕斌表示:“这些年,随着健身的理念越来越普遍,但中国人热爱运动的比例不超过10%,而在国外这个数据已经超过了30%。”

洪仕斌认为,国外诸如ClassPass模式的创业公司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他们拥有稳固而良好的健身群体,国内的模仿者,如前两年就兴起的全城热炼、小熊快跑等互联网健身机构等到今天还是不温不火,主要因为缺乏刚需型需求,包括乐刻在内的这类机构,未来能否打破这个局面,要看需求的变化。他同时表示,利用低价烧钱的方式吸引用户参与健身,是一个强化用户健身意识、培养用户健身习惯的过程,但除非拥有强大的资本注入,或者实现自我造血,不然迟早会面临经营压力。


来源:IT时报

作者:汪建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