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士健身王文伟:低端健身房在为我们培养用户

不管是在论坛上,还是私下场合,威尔士健身董事长王文伟都是个抢眼的人。

灰色长款呢大衣,锃亮的黑色皮鞋,尽管举重运动员出身的他身材并不高大,但气派绝不输人,“我是地地道道的上海人,是比较精致的,时尚的,我们做服务业,穿着打扮干净整洁是最基本的原则,”王文伟对懒熊体育说。

如果让王文伟拍张照片,他一定会整整发型和衣冠,然后半开玩笑地告诉你,“这是中国健身行业的老大在和你拍照。”

作为拥有近120家连锁健身房的老板,王文伟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了20年 。 “20年”是王文伟骄傲的资本,在他看来,这是老牌的威尔士与新兴健身品牌的差别,也是立足于这个行业的最重要的基石。

贵人鸟拟收购威尔士健身的消息让王文伟成为关注焦点。对此他坦诚表示,“我们和贵人鸟合并,是借他一个资本的平台。因为独立上市时间不可控,另外我们要尽快垄断行业,更快扩张,要跟后面的拉开距离。”

当然,对接资本后的威尔士,其运营权依然完全掌控在这位海派企业家的手里。

进入健身行业的第一个10年,威尔士仅仅扩张到10家店,但在过去5年,这个规模达到近100家。“ 这两年是我的100米冲刺,前面是基础, ”王文伟说,“ 今年开店的速度和营业规模都要有40%的增长,明年要有50%的增速,流水突破20亿元。 ”

以下是懒熊体育对王文伟的部分采访实录

懒熊体育:健身行业在过去几年有哪些变化?

王文伟:我们做的时间长,这个行业可以做独角兽,一年做一百亿,但这个行业倒闭的也很多,2017年里倒闭的公司要比2016年还多,互联网90%都要倒闭。虽然健身处于风口,很多人愿意运动,但是要错开竞争。这个行业只有做中高端和现金流才能盈利,就是蓝海战略,没有竞争,但又有难度,讲服务讲品质。消费者也成熟了,有选择了,不像10年前对健身没有概念。我们不做低端,健身不仅是体验的问题,客户来这边买个卡,还要看我周边的会员是不是和我一个层次的,如果层次比较低,社交的价值就没有了。社交的功能很重要。

懒熊体育:威尔士和小型连锁健身房相比,有哪些优劣势?

王文伟:未来健身市场70-80%是高端的,小型的工作室。像光猪圈、乐刻这种,未来20%的市场是他们的,这个市场足够大,可以并存不同的类型,但低端的只有20-30%的市场,他们不会影响我们的生意,也许有10%的浮动,但是是在帮我培育市场。你没有经济能力来买我的卡,先去他们那里,等你有了经济能力,感觉服务不够好,可以来我这里。我是他的升级版,他是我的基础版,他是铺垫,让人家引导这个行业用最便宜的价格做体验做运动。我们做五星的,他们做如家。如果我也做如家,他也痛苦,我也痛苦。如果高端市场存在竞争,我们就用品质、服务、地段、资源错开。五星级酒店多了,喜来登、希尔顿、半岛、丽思卡尔顿都并存,说明市场足够大。现在你要快,讲规模,讲品质,这是未来我们要做的。

懒熊体育:健身房要如何实现盈利?

王文伟:我们为什么盈利?乐刻运动99块钱一个月,我们是6000-7000元一年。健身行业不能便宜卖,因为大部分是做现金流,核心是选址、点位、周边的市场。我们搞了三个品牌,贵的卖10000,便宜卖4000,中间卖7000。一定要赚有钱人的钱,穷人的钱赚不到。卖1000元一年,这种服务不行,这种民工健身房,越做越累,必须要做高端。另外一定要花钱体验,一定要有桑拿、洗澡,有钱人对品质比较讲究。

懒熊体育:威尔士怎么选择扩张城市和扩张幅度?

王文伟:这个市场,每个城市不需要很多。上海未来三年就是开150个店,二线城市20-30个,这样分摊下来一定有利润,这个模型反复做了很多遍。像温州我是不会去的,是三线城市,我们一般是一线、二线城市。温州人口比较少,一个城市不可能只开两三个,我们都要开十个,所以温州就不合适。我们要1000万人口,消费力比较强的,房价贵的,当地健身产业比较好的,我就开。你一定要了解这些核心的。有的人只了解80%,这就是算命了,一定要了解清楚,信息对称,是不是可以,靠信息,靠评估。

懒熊体育:和贵人鸟的合作是怎么考虑的?之前和资本有过对接吗?

王文伟:2007年我就融了2000万美金,那个时候市场不成熟不大,融资以后金融危机就来了。现在不一样,时代来了,但也是挑战。和贵人鸟从2016年年初开始谈。我们做了20年,未来一定要在核心城市、核心点位拿更多资源,并购一些有价值的俱乐部。因此资本的力量就是让我在短期内快速扩张。另外跟它的合作还有未来的协同价值,就是它投的一些产业和我们是否有协同价值。未来互联网、智能我们都会引入去尝试。威尔士也是带个头,未来一些企业也可以和资本对接。

懒熊体育:你认为自己是怎么样的创业者?

王文伟:人家都说我像38左右,其实我45岁,一个因为有健身,一个状态比较好。自己不会纠结,运动员出身,一些挫折,能解决的尽量解决,不能解决的听天由命。任何产业都是二八定律,80、90%都要倒闭。速度太快会倒,速度太慢也会被淘汰。节奏要把握好,这个节奏就是创始人的感觉。

懒熊体育:创业以来遇到的最大危机是什么?

王文伟:危机时时刻刻有,最大的危机是没钱。我永远是有1个亿就做5000万的生意,不会1个亿去做10个亿的生意。我创业20年了,学历不是很高,但是我经常总结,所以我每一步都抓住,要有思路,要坚持执着,魄力要好,胆量要有,每一步踩准。过去20年不断摸索,不断让自己强大,不断调整自我,征服市场。我庆幸的是我做得早,我也庆幸每一步我都踩准了,前面该碰到的问题都碰到了,未来一定是阳光灿烂。


来源:亿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