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健身“马拉松”,觅跑距离终点线还有多远?

继2017年11月共享健身仓觅跑战略合并达卡运动后,4月19日,觅跑又宣布并购小鹿悦跑。接二连三的动作,让觅跑在行业内的声量逐渐大了一些。值得注意的是,在共享经济火热之时,共享健身也没能成为真正的风口,而如今,共享经济的虚火已经基本褪去,共享健身还能否持续下去?觅跑在这场共享健身马拉松赛道上,又能否取得胜利呢?

共享健身仓对标传统健身房,杠杆如何倾斜?

速途研究院此前发布的《2017年Q3共享健身研究报告》显示,在2017年中,经常健身的人数将达到41567万人,并且人数还在持续增长,只有7%的人从不健身,居民的健身意识正在逐渐觉醒,全民健身时代正式到来,健身市场成为众多创业者和资本眼中的大蛋糕。

健身市场的火热,让健身房的形式开始多样化。目前已出现了以威尔仕为代表的传统健身房、以乐刻为首的O2O运动平台、共享健身仓等形式。共享健身仓能否在健身市场生根发芽,还得看它能否从资本、用户上取得优势。

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看,O2O运动平台以及共享健身仓一定是更容易得到资本青睐。一方面与互联网挂钩的模式更容易吸引投资方的注意,另一方面传统健身房发展时间较长,产业链已经相对完善,自然也就有相应的盈利模式保障运营,对资本方的需求相对较小。

以威尔仕健身为例,成立于1996年的品牌,目前已在全国范围内拥有超过115家直营健身房,会员也超过50万。在此情况下,资本的进入与否对于威尔仕来说,意义或许并不大。

从用户的角度来看,共享健身仓作为新兴事物,利用碎片化时间可在小区等场地进行锻炼的方式,让它在诞生之时也吸引了不少用户,但与乐刻、威尔仕等相比,却还需要努力。

一是与传统健身房动辄数百家门店相比,共享健身仓的铺设规模远远比不上用户的需求;二是运动往往也伴随着危险性,相关设备首先需要增加身体检测装置,面对机器的磨损也需要定期维护,但显然还在发展中的共享健身仓没有考虑到这么多;三是共享健身仓较为封闭、迷你的特点让社交在这里无法施展。

价格方面,共享健身仓平均价格大约为10元/小时,O2O平台为百元/月,传统健身房则为千元/年。时间上,传统健身房有固定的营业时间,共享健身仓与O2O平台则为24小时提供服务。从这一点来看,共享健身仓拥有传统健身房所没有的灵活性。

速途研究院分析师认为,目前的行业杠杆应该还是向传统健身倾斜,共享健身仓身为新生事物,虽然还处于不温不火状态,但并不是一个伪需求。可以肯定的是,即便行业内的有些企业已经完成了多轮融资,但仍处于初级阶段,未来还有许多空间。传统健身房和共享健身仓之间应该是互补,而不是竞争。

比赛还未结束,上半场觅跑暂时领先

对于共享健身仓来说,它也曾有过蜜月期。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17年底,入局共享健身仓的企业就有近40家,短短几个月时间融资、并购相继在这一行业发生。

然而蜜月期总是短暂的,火爆过后共享健身仓音量降低,迄今为止依旧活跃在众人视线中的或许不到十家。

目前看来,已经完成两轮合并的觅跑无论是在点位铺设还是融资上都是占有优势的,在共享健身仓的上半场比赛中觅跑可以说是领先者。

但对于行业来说,这并不是结束。据公园盒子方面透露,此轮融资除了获得数千万元人民币的财务投资外,还包括了华住酒店集团线下500个黄金点位的资源投入。也就是说,共享健身仓将进入新的场景——酒店。而以极跑吧为首的共享健身仓则在不断扩展自己的业务范围,甚至还提供了私教等。

可以说其他玩家也在发挥着自己的想象力,不断发展。在此情况下其他玩家能否通过更多场景和花样进行反超,下半场是否又会有新的黑马出现,谁也不能把话说死了,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虽然上半场领先,但下半场不得不防

对于觅跑来说,上半场暂居领头羊的位置意味着在下半场竞争压力也是不小。觅跑下半场能否领先,还要看自身的业务模式以及用户满意度,甚至说,竞争对手的不断崛起,都有可能给觅跑沉痛一击。

投资了觅跑和公园盒子的合鲸资本体育赛道负责人李尔阳曾说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健身仓初创投资的时间窗口已经过去,后续是成长期投资阶段。目前两个项目融资情况相近,头部效应显著,未来资金和资源会向小黄仓(觅跑)和小橙仓(公园盒子)集中。

但原本便比觅跑健身业务更加丰富的公园盒子,在获得华住酒店的场景支持后,优势将会进一步扩大,或许会成为领头羊的强有力竞争者。

除此之外,健身市场的火热也吸引来了其他玩家。3月19日,在线运动类APP——Keep宣布推出线下健身房 Keepland,其创始人王宁认为,三年的时间,Keep已经积累了不少用户,也有了线下的需求,部分用户已经从家庭场景转换到体验空间。

这也就意味着,Keep1.2亿的注册用户将成为它此次试水线下的最大保障。而觅跑APP目前仅有5万多注册量,在线上为线下倒流上,显然不具有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毕振曾透露,现在平均每天每个健身仓的流水在40-50元,最高的单台也能达到150元,而一个健身仓成本约1.5万元,基本8-10个月可收回成本,最初投放的已经收回成本了,只是现在还没有广告。

也就是说即便是头部玩家,目前也仅能依靠流水收回早期投入的成本,至于其他盈利模式还在探索中。对于共享健身仓来说,这或许不是摆在觅跑一家面前的难题。

总之,觅跑面临的风险是很多的。有共享经济学者认为:“如今的共享健身仓盈利模式并不是十分清晰,如果觅跑能率先实现盈利,将成为自己的有利保障,反之,如果其它玩家率先盈利,那觅跑将会失去现有的优势。另外,共享健身或许可以尝试“曲线救国”来实现盈利,比如广告。”

能给觅跑沉痛一击的原因很多,但能拯救觅跑的却只有自己。


来源:速途网